頻道首頁 新聞時政市縣圖片視頻訪談社會專題旅游悅讀書畫電力數據新聞微場景原創
寧夏頻道 > > 正文

李進祥:我將回歸清水河

2019年06月24日 10:36:22 來源: 銀川晚報

  “我的寫作一直與一條河有關,那條河叫清水河。清水河在寧夏中南部,是很不起眼的一條河,一條瘦弱苦澀的河。我就出生在清水河畔,是清水河的子孫。清水河之于我,既是永遠的精神家園,也是永恒的文學家園。”(李進祥語)

  2019年6月18日,寧夏著名作家李進祥因病故去,享年51歲。他朋友圈的最后一條微信定格在6月15日,語句只有簡潔的七個字——我將回歸清水河。

  李進祥生平簡介

  回族,寧夏同心人,1968年生。著有長篇小說《孤獨成雙》《拯救者》《亞爾瑪尼》,小說集《換水》《女人的河》《換骨》《生生不息》。小說集《換水》獲第十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短篇小說《四個穆薩》獲第六屆魯迅文學獎提名。獲自治區“五一”勞動獎章、自治區“四個一批”人才,自治區首批“塞上文化名家”,自治區首批文化藝術領軍人才。

  寫著人間,愛著生活

  6月18日,從清晨開始,寧夏文藝界人士的朋友圈里,籠罩在一片“難以置信”與悲傷中。當日1時40分,李進祥先生病逝。

  “我看到的一角的春天。看到這個春天,需要用十八個春天來感恩。”(4月7日);“洞中已過三月,世上并未千年,只是稍有些物是人非,人是物非的感覺。我依然愛這是非混沌、善惡交織、悲欣交集的人間。”(4月15日)……

  發出這些微信時,李進祥已在病痛之中。其中4月15日這條,配著幾張小區里盛開的花草。這位一直用自己的筆與心,寫著人間、愛著生活的作家,雖然處在病痛中,卻依然如此敏感。

  “下班途中穿過一片林子的時候,喜歡拍取一些入鏡,曬在朋友圈,我曾經笑話過他,一個大男人家,居然也喜歡花花草草?他呲牙一笑,不為自己強辯……”作家馬金蓮在緬懷中,回憶起進祥老師的點點滴滴。

  “文學有自己的信仰,向真、向善、向美,堅信世界可以更美好,這是文學應有的信仰,更是文學產生和發展的原因,也是包括我在內的作家寫下去的理由。”李進祥這樣坦陳自己的創作。

  清水河畔是家鄉

  李進祥故去前任寧夏作家協會副主席,為中國作協會員。小說等作品眾多,其中小說集《換水》獲第十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短篇小說《四個穆薩》獲第六屆魯迅文學獎提名。

  銀川市新聞傳媒集團《文化銀川》欄目曾對李進祥先生做過專訪。“受當教師的父親影響,李進祥從小就喜歡看書。師范畢業后,隨父親的心愿李進祥回到家鄉成為了一名小學語文老師。陪孩子讀讀書,寫寫家鄉父輩祖輩的故事,成為他生活的全部。”

  2000年前后,李進祥的第一部長篇小說《孤獨成雙》創作完成。李進祥說,那是他最珍視的一部小說。2003年,隨著《孤獨成雙》的正式出版發行,35歲的李進祥在寧夏文壇嶄露頭角。

  2002年到2009年之間,李進祥創作了27部短篇小說。這27部短篇小說的靈感都來自于生養他的清水河畔發生的故事。2012年,集結了這27部作品的小說集《換水》,獲得駿馬獎。由此,李進祥開拓出了自己的文學疆域——清水河系列小說。

  穿透人生的力量

  “你從來都是/清水河的一部分/只是獨自流浪了一小段/就想起了回歸的事”(詩人查文瑾)。

  李進祥說過,“對清水河,我感覺她不像是母親,更像是我的奶奶。在清水河兩岸,隨處都可以見到像清水河一樣瘦弱的老奶奶,面容清瘦、黃亮,身子骨單薄、剛強,有一種忍耐、含蓄的力量……”

  這種堅忍與力量,體現在他的小說創作中,是一個永恒的主題。

  “地震不僅把村子揉碎了,也把人心揉碎了。地震把村子的魂都震飛了,把人的魂也震飛了。活下來的人都呆了,傻了,好些天不知道該干些啥,不知道該咋樣活下去。村子里沒有一點兒活氣,尤其是到了晚上,村子真的就死了。

  村子不能死,人心不能死。一個老人出主意叫掛燈,在村頭上掛一盞燈。他說,人心里得有一盞燈。”(李進祥《生生不息》)

  “他的小說樸素、家常,像一個未施粉黛的鄉村姑娘,然而,在樸素尋常的面貌之下,卻‘言近旨遠’,有著讓人不敢小覷的穿透人生的藝術力量。那種對鄉土的癡戀與悲憫,對人性的洞察與理解,對人的命運的格外關注與不倦的追問,都表明:李進祥的小說天地遠比我們想象的要開闊與豐富得多。”評論家郎偉說。

  就這么匆匆而別

  陰云低垂,山梁昏暗,大片綠茵茵的玉米秧兒,在夏風里匆匆忙忙慌慌亂亂地打著旋頭,整理著老師要去的那片園子,就連阡陌上過路的農人,也匆匆剎住他們三輪上的熱輪子,急忙奔往老師要去的園子,給老師送行……(作家田曉慧)

  18日當天,得悉李進祥先生去世,各界人士紛紛前往王團悼念。

  “文學處理的是人的內心事務,是人性和人際關系,是要盡可能地呈現人的豐富性和復雜性。在李進祥的小說創作中,我看到了他的這種追求和能力。他有豐厚的生活積累,有駕馭小說獨特的體會,更有堅韌的寫作欲望。這就是李進祥會寫出更好小說的理由。”文學評論家孟繁華曾這樣形容他。

  然而,“清水河畔的那個黑小伙/怎么就急匆匆地走了/那憨厚的笑容/還沒有暖夠我們孤寂的心靈/那純凈的文字/還沒有寫完清水河畔的故事……”(詩人馬存梅)

  (記者 李振文)

[責任編輯: 紀桂紅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81124662532
指环王走势图